世界宁商网

感谢合肥市书协副主席袁永群先生 为小说《巢湖女神》题写书名

 二维码 5853
作者:宁静来源:世界宁商网网址:http://k6858.com
文章附图

感谢合肥市书协副主席袁永群先生
为小说《巢湖女神》题写书名

《巢湖女神》一书终于要与大家见面了。作为宣扬巢湖女神感人事迹、弘扬巢湖人民勤劳勇敢的精神、传播巢湖乃至安徽丰厚文化底蕴的一部作品,我们重视非常,因此,特邀合肥书协副主席袁永群先生为小说题写书名,以此凸显作品的地域特色及巢湖深厚的地域文化

微信图片_20190614085035.jpg


袁永群,字伯之,耕学堂主人。1961年12月生于安徽巢湖之滨。现任中国书协安徽分会会员、合肥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合肥之友书画院特聘画师、南京《艺海大观》编委、《新巢湖》杂志美术编辑、苏浙皖沪书画家联谊会副会长、南京艺海潮书画院书法创研部主任、达摩禅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安徽墨禾书画院院长。结业于中国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郑州高研班现就职于安徽省巢湖市工人文化宫

其书法作品清逸灵动,笔墨酣畅。先后在新加坡、泰国、菲律宾、日本及中国北京、上海、南京、合肥、郑州等地举办《现代中国书画家袁永群、罗廉娴作品展》;1982年宣传画作品《向国防现代化进军》荣获南京军区美展二等奖;1990年书法作品入选《楹联书法大观》出版发行;2006年作品获“纪念中国电影百年全国书画大展”优秀作品奖;2007年作品入选《中国名人名家书画精品展》;2008年作品入编《人民日报·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全国书画名家邀请展作品集》;2014年作品入展〝祭侄文稿杯〞全国书法大展;多幅作品参加全国、省、市级展出;巢湖一中设立“袁永群书法奖”奖励高考状元。《中国书画家作品精选》、《中国书法家作品选集》、《安徽文艺家艺术档案》、《中国书画报》、《美术报》;日本《每日新闻》、《东京新闻》、《千叶日报》、《日本与中国》、《日中文化交流》、艺术新闻社《墨》;新加坡《联合早报》以及国内外媒体曾介绍其作品和艺术成就。

袁先生曾说:“书法,是一个很有中国风的词,它通过‘横撇竖直点勾折‘’勾勒出人的一生,在我书写方方正正的中国字的时候,我享受了其中的乐趣。”

不同于其他国家的文字体系,中国的汉字在经历了数千年的发展和演变之后,仍然散发着顽强的生命力,如今的我们,即便是手持千年前的书籍,依然可以认得出、看得懂,即便有些晦涩。

上古时期,仓颉造字,以形状不一的符号描绘山川脉络、刻画鸟兽虫鱼。每一个文字都是生活的积累和智慧的体现,之后历经甲骨文、金文、篆书、隶书、草书、楷书、行书,终成如今的方块字。然而,在历史的长河中,汉字不仅是中华文明的承载者,亦是文化艺术的书写人。书法,让方方正正的中国字更加灵活多变,在笔走龙蛇间或灵动飘逸、或笔挺劲直。

袁先生说书法

字如其人

有人说“字是人的第二张脸”,那么可想而知,写好字是多么重要。但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书法不仅仅是写字,更是中华民族独特的艺术表现形式,它通过书法家借助大自然赋予的意象,使文字的功能升华,达到圆满地表达作者的意境,并抒发作者情感的高度而自成体系,为其它任何艺术所难以取代。许多历代名家的作品艺术魅力至今不衰,一眼便能激起人心中的共鸣之感。

作为一门艺术,书法不仅能陶冶人们的精神,而且也为环境增添了高雅之气。

好字的标准

1. 气象:看一幅字,首先要看它的章法是否壮健,气象是否高华,有没有矫揉造作之处,来龙去脉,是否交代清楚,健壮而不粗犷,细密而不纤弱。

2. 笔墨:既不同于古人或当今的作者,又能在自己的独特风格中多有变异。而在新貌之中,却又笔笔有来历,千变万化,使人猜测不到,捉摸不清,寻不到规律,但自有规律在。

3. 韵味:一幅字打开来,第一眼就要有一种艺术魅力,能抓住人往下看,使人玩味无穷,看过之后,即入脑海,不能即忘,甚至还想再看第二遍。

如果三点皆备,即是好作品,否则就不算是好字。我们看其作品,应以此来衡量,在自己创作中,要努力追求达到这个高度。

书为心画

书法是一种心灵的艺术,是人的精神美的表现。古人把书法称为“心画”、“心迹”。欢快的时候写出的字像开放的“心花”;恬静的时候写出的字像流淌的“心泉”;激越的时候写出的字好似澎湃的“心潮”。古人说:“人品即高,书品不得不高”。

书法的极致和人的精神相通。这一特点体现了诗与书法内在联系,诗是书法的灵魂,诗情不仅是探索书法形式的动力,也是衡量书法审美价值的重要依据。气息近乎品格,与作者的人格调和相一致,一种纯正不凡的品味,健就向上的力量,能陶情悦性,深深地把人吸引过去。中国书论中所谓“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如其人而已”,都是在说人品对书品的深刻影响。

师法自然

书法艺术是线的艺术,是作者通过点画运动的自然节奏化,来表现一定的情感、意蕴之艺术。徐悲鸿先生说:“中国书法造端象形,与画同源,故有美观。演进而简,其性不失。厥后变成抽象之体,遂有如音乐之美。点画使转,几同金石铿锵。人同此心,会心千古”。这句话说明了书法艺术由低级向高级的发掘过程,也就是由再现到表现的发掘过程。

当书法由具象发展到抽象,重点便转到点画形式与主体情感之间的联系。但并非完全脱离客观,而是概括地表现自然的运动——节奏。书法反应自然的节奏,其目的并不是再现自然本身,而是凭借情感与自然形式之间的内在联系,表现情感。例如借“行云”、“流水”的舒缓流畅的节奏表现人的愉快;借苍松盘根错节,扭曲延伸的节奏表现人的坚韧不拔。

中国书法把人的情感,自然的节奏,点画的形成熔为一炉,三者之中美键在情。自然节奏,点画运动都是为了表现情感、意蕴。书法从具象到抽象,艺术的表现力不是缩小了,而是更自由、更广阔,也更含蓄了。

书法美在和谐

书法是一门抽象艺术,它是以抽象的线条造型美来体现的,这种美包括线条本身美和组合美。所谓线条本身美,是指有力度的线条,就是“笔力”。

衡量是否有力度的标准有二。一是线条“饱满”,二是线条“扩健”。以达到“力透纸背”、“入木三分”的效果。杰出的书法作品都是一个有生命的整体。

书法是富有哲理的艺术,充满了艺术的辩证法。书法之美在于整体的和谐,在点画的运动变化中达到统一,是一种造型运动的美。书法所体现的动态均衡,往往不是事先设计好的(大体构思也是需要的),而是像杂技中走钢丝,靠在运动中自然调节,不可能先安排第一步怎样,第二步怎样。

在书法过程中各种形式的对立因素(刚柔、枯润、浓淡、舒敛、大小、长短、正斜、疏密、虚实等等)相反相成,使作品成为和谐的整体,这也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对立统一

袁永群先生对书法的深刻理解,正如《巢湖女神》一书对主人公宁灵的深入剖析、解读,都是以一种艺术形式表现世间最纯净的真善美。而袁永群先生对本书的题名,恰是以另一种流动而永恒的文学形式传达了对《巢湖女神》的美好祝愿,更是以一位巢湖当地人的身份传递了对《巢湖女神》创作的认可。

最后,我们真诚地感谢袁永群先生对《巢湖女神》一书的支持与鼓励,相信,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巢湖女神》必定能为传播巢湖文化做出应有的贡献,为巢湖以及周边树立一个全新的巢湖文化形象。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